这样的穿山甲

2017-03-17 13:44

“我天天都要照料它们(穿山甲),这些穿山甲肚子里都是被打过货色的,什么石灰水啊之类的,都养不活,然而咱们为了它们不掉秤,就每天拿牛奶和山药粉拌在一起,用针头和管子直接打到它们胃里去。”林某某说,还有一些卖家,卖活体穿山甲为了增重或坚持卖相,会向穿山甲体内打针泥沙、涂料、石膏,甚至注射平静剂、高兴剂跟防腐剂等,这样的穿山甲,就算不杀,也活不了多久。

林某某称,他以前在汕头另一酒楼工作,“潮汕三市他家做得最大,做了十几二十年,杀了起码有十万只穿山甲。”他说,以前“环境好”的时候,酒楼仓库里会有几十只存货,每天都要杀十几只,现在“环境不好”,存的穿山甲就少一些。

林某某称,吃穿山甲在当地并不常见,近几年情形好一些,前几年特殊猖狂。“我本人在友人圈卖,每个月少的三四只,多的时候能卖七八只。”

“我之前工作的酒楼做得大,能够直接从国外拿货。当初的做得小,只能找他们拿货,他就相称于我们当地的龙头老大。”林某某说,他之前供职的酒楼只做高端生意,除了穿山甲还卖熊掌,“据说前多少天一个礼拜做了13只熊掌。”

一位熟习行情的餐饮业人士告知记者,在地下野活泼物商业中,以穿山甲、巨蜥、熊掌最受欢送。这些野味在产地捕杀后的价钱并不算太高,在境外更是廉价,但是经由各道贩运环节,呈上餐桌时已经变成天价了。比方穿山甲,在中越边疆收购价格仅为几百元一只,可到了餐桌上,价格就高达近2000元一公斤,以一只穿山甲6-7公斤盘算,仅一只穿山甲就能给工业链带来近万元的收益。而巨蜥、熊掌的价格更为昂贵,卖家的获利空间也更大。